当前位置:首页
> 调查研究 > 案例研析
校园人身损害赔偿责任
发布日期:2013-04-25 字号:[ ]

    

原告张某与被告王某系某中心小学同班同学,在课间休息时,王某在后排座位上玩玩具手枪,当张某向后转身时,被王某以玩具手枪击中右眼。事后,张某为治疗右眼化去医疗费26490.02元,并构成8级伤残。为此,张某将王某监护人和所在中心小学诉至法院。要求判令二被告共同赔偿原告医疗、护理、住宿、交通、鉴定、伤残补助、继续治疗等费用合计73 630.02元。案经法院审理虽已审结,但此案也提出一个值得探索的问题:即学校究竟是一个什么性质的机构?其法律地位如何?在校学生发生意外伤残事故,学校是否应负责任?本文通过探讨学校法律地位和未成年在校学生与学校的关系以及其发生人身损害赔偿问题,以期对今后立法和司法实践有所媲益。

一、学校的法律地位问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第三十一条规定:“学校及其他教育机构具备法人条件的,自批准设立或注册登记之日起取得法人资格。”“学校及其他教育机构在民事活动中依法享有民事权利,承担民事责任。”按此规定,学校是一个具备法人资格的民事主体,其在民事活动中不仅能够独立地享受民事权利,而且能够独立地承担民事责任。但也有如一些工厂或机构所办学校不具备法人资格的,其民事责任只能由其所属的法人承担。学校是专门从事教育的机构,是学生接受文化知识的场所,幼儿园、中小学处在我国现行义务教育阶段,法律地位有其特殊性。在我国《民法通则》第二章第一节第十一条规定:“十八周岁以上的公民是成年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可以独立进行民事活动,是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十六周岁以上不满十八周岁的公民,以自己的劳动收入为主要来源的,视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第十二条:“十周岁以上的未成人是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可以进行与他的年龄、智力相适应的民事活动;其他民事活动由他的法定代理人代理,或者征得他的法定代理人的同意。不满十周岁的未成年人是无民事行为能力人,由他的法定代理人代理民事活动”。而在第二节监护文中对学校并无监护规定。

二、学校与在校学生的关系

在校学生与学校的关系的定性直接决定了对学校承担责任的界定。学校与学生之间究竟是一种怎样的法律关系呢?在现实活动中都普遍认为学校与在校学生是一种监护关系,以至于将在校生在学校的人身伤害问题适用于《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三条的规定,即“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监护人承担民事责任。监护人尽了监护责任的,可以适当减轻他的民事责任…”,而实际上这一观点是经不起商讨的。其一,根据民法通则的规定,监护有两种设立方式,即法定监护和指定监护。法定监护即由法律直接规定的监护人,指定监护即对担任监护人有争议的,由未成年人的父母所在单位或未成年人住所地的居委会、村委会在近亲属中指定。我国民法通则所规定的监护人主要分为三类:近亲属;近亲属以外的其他关系密切的亲属或朋友;有关单位和组织,如村民委员会、居民委员会、民政部门等。因此,认为学校是在校学生的法定监护人是没有法律根据的。其二,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三条规定的监护人对被监护人的责任是无过错责任,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一百六十条“在幼儿园、学校生活、学习的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或者在精神病院治疗的精神病人受到伤害,或者给他人造成伤害单位有过错的,可以责令单位适当给予赔偿”,属于过错责任。所以,认为学校与在校生的关系是监护关系是不符合法律精神的。学校在现有法律规定下,不是监护人,既然学校与在校学生不是监护关系,那么究竟是一种什么关系呢?据了解,目前学术界主要存有两种观点:一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第四十九条的规定,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应当为其未成年子女或者其他被监护人受教育提供必要条件,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应当配合学校对被监护人进行教育,因而认为“监护人与学校之间实质是一种委托教育管理关系,不等同于或代替监护关系”;二是认为当未成年人的父母将其子女送进学校学习时,已将监护职责转移给学校,学校在特定的时间和区域内负有监护之责。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1、学校与在校学生的关系既不是法定监护人与被监护人的关系,也不是监护职责的转移关系。监护关系不适用于学校与学生之间的原因除了没有法律根据外,还在于在实践中的负面作用,根据法律的规定,监护人的职责主要是代理被监护人实施民事法律行为;保护被监护人的人身、财产及其他合法权益;教育和关心被监护人;约束被监护人的行为等等,而学校是一个主要以培养德育、传授知识为目的之机构,不可能承担监护人的所有职责。如果要求学校对学生承担监护人的责任,势必影响学校不敢让学生充分享有教育资源和参与活动。2、学校与在校学生不是委托教育管理关系。委托教育管理关系是一种平等民事主体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而我国的教育机构绝大多数都是国办的,根据义务教育法的规定,适龄儿童接受教育是儿童的监护人对国家应尽的法定义务,也就是说,学生与学校之间并不是一种自愿的委托教育管理关系,而应当是一种法定的教育管理关系。《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第二十八条规定了学校及其他教育机构的九项权利,其中第二项为“组织实施教育教学活动”,第四项规定“对受教育者进行学籍管理,实施奖励或者处分”。第二十九条第三项规定“维护教育者、教师及其他职工的合法权益”,据这些规定,学校是国家法定的教学场所,其主要职责为实施和管理教学活动,在校学生必须服从学校的教学管理。因此,学校在实施教学或管理过程中侵害在校学生合法权益的,应当承担法律责任。

三、承担责任的原则

在校学生发生人身损害赔偿,笔者认为应坚持过错责任或过错推定责任原则和公平责任原则。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一百六十条规定:“在幼儿园、学校生活、学习的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或者在精神病院治疗的精神病人,受到伤害或者给他人造成损害,单位有过错的可以责令这些单位适当给予赔偿”。按此条规定,对学校实行的是过错责任和过错推定原则。所谓过错责任,是指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财产权、人身权等方面的损害而承担民事责任。基于教育法所规定的权利和义务关系,学校对学生负有教育、管理和保护之职,结合上述案件,被告中心小学负有履行教育、管理和保护的职能,案发前被告中心小学并无失教和失管之责,案发后也无保护不当之处,故过错责任不成立。所谓过错推定,是介于过错责任与无过错责任之间的一种责任方式,亦即指法律规定侵害人就其所致的损害后果不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就应当负赔偿责任。从本质上讲,过错推定责任是过错责任的补充形式,目的是为了减轻受害人举证的难度,更大限度地保护受害人的合法权益。对于学校来说,分析学校是否有过错,首先应从学校的职责方面看,如学校在履行教育管理职责中有不当之处,且这不当之处是造成损害的原因之一,学校就应当承担过错责任。这里应注意学校是否尽了相当注意义务。所谓相当注意义务,即根据通常预见水平和能力,应当预见潜在危险或应认识到危险结果的义务。如果学校尽了相当注意义务,就应该免责。所谓公平责任原则,是指当事人双方在对造成损害均无过错的情况下,由人民法院根据公平的观念,在考虑当事人的有关情况后,责令加害人对受害人的损失给予适当补偿。《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条关于“当事人对造成损害都没有过错的,可以根据实际情况,由当事人分担民事责任”的规定,就是公平责任原则的重要法律依据。在认定当事人任何一方有过错都显失公平时,应适用公平原则。

四、在校学生人身损害赔偿的理论分析

(一) 学生在校内的人身伤害

1、上课期间的人身伤害。在体育课、实验课、教育课等课堂上所发生的人身伤害,分别对待。体育课是国家教育部规定的必修课程,体育课上的各项活动都应当在体育教师的指导下进行,如老师指导不当,使学生身体受到损害的,属于教学事故,按照过错原则,由学校承担赔偿责任。而学生不听从老师的教导,自我行事,发生了自伤或他伤,应由肇事者承担责任,学校承担连带责任。因为该事故是在上课期间发生的,学校有对学生进行管理的责任,所以学生在体育课上不守纪律,老师应对其进行批评教育甚至停止其体育课,否则,学校就应当承担过错责任。实验课上人身伤害主要有:教师指导不当给学生造成的人身伤害,责任完全由学校承担;学生不听指导,给自己或同学之间造成的人身伤害由当事人承担,学校承担连带责任;由于实验设施上的问题造成人身伤害,完全由学校承担责任。学生在课堂上打架所引起的人身伤害:学生在课堂上打架是一种严重违反学校纪律的行为,学校应对其批评教育,屡教不改者直至开除学籍。因打架导致人身伤害,视具体情况而定,如果在自习课上打架造成一方人身伤害的,按照过错责任原则,由肇事者的监护人承担;如老师在场的情况下发生的,按照过错责任原则,由学校承担责任。 

2、教师的体罚对学生的伤害。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应用整个身心和爱心去教育学生,体罚学生是封建社会的遗毒,不管教师出于何种目的和心态,均应予以禁止,构成犯罪的,应追究其刑事责任。对于因体罚学生造成伤害的民事责任,应当由肇事者承担,学校则承担连带责任。学校之所以要承担连带责任,是因为教师属于学校的职工,学校有责任对其进行诸如不得体罚学生、不得损害学生利益的教育和监督,发生教师体罚学生事件说明学校在这方面没有尽到教育和监督的责任。

3、课间和课外活动中发生的人身伤害。婺城区法院受理此案即属此种情况范围。幼儿和中小学生活泼好动,课余喜欢追逐打闹,不小心容易造成人身伤害。笔者认为发生此类人身伤害,应按照公平责任原则,由学校、肇事者的监护人和受害者的监护人共同承担,因这种情况,肇事者的监护人、受害者的监护人和学校都没有过错,让其中的任何一方承担全部责任都是有失公平的。

4、关于学校设施、建筑物和其他事故等引发的人身伤害。学校是学生生活学习的场所,学校的校舍、建筑物和其他教育设施的倒塌、坠落等首先危及的就是学生的安全,发生此类人身伤害,按照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六条的规定处理,即“建筑物或者其他设施以及建筑物上的搁置物、悬挂物发生倒塌、脱落、坠落造成他人损害的,它的所有人或管理人应当承担民事责任,但能够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除外”,这里适用的就是过错推定责任原则;还有学校为创收在校园内与其他单位从事联合经营活动,因此给学生造成人身伤害的,无论学校与联营单位事先有何协定,按照过错责任原则,其责任应由学校承担;另有校内集体事故如食物中毒、火灾等发生的原因都是非常复杂的,有校方管理不善的,也有外来人为破坏的,有意外事件的,有不可抗力的等,对此类事件给在校学生造成人身伤害的,除不可抗力以外,都应由学校承担民事赔偿责任。这里适用的也是过错推定责任原则。还有突发的学生在校内的自杀事故,据了解近几年中小学生自杀案件曾有发生。判断学校对学生自杀事件是否有责任,需要分析导致学生自杀的原因,当然导致学生自杀的原因是相当复杂的,有内因,有外因,但最终都是内因起着决定性的作用。所以判断学校是否承担责任,关键是看学校是否从事了违反教育管理法律法规的事情,如体罚学生、侮辱学生、限制或剥夺学生的人身自由等等,如果学生只是因为不满学校对自己因违反学校纪律进行的处分而自杀的,学校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二) 发生在校外的人身伤害

1、学校组织学生参加集会、游行、郊游、参观、文化娱乐、社会实践活动中的人身伤害。学生在这些集体活动受到人身损害,如是由外部原因造成的,那么外来原因的制造者有过错,则应从外来原因的制造者的过错、学校的过错、受害人的过错等三个方面综合考虑,那一方过错责任大,则承担主要责任。而如果外来原因的制造者并无过错,则从学校的过错程度、受害人的过错程度等二个方面综合考虑谁的过错大,谁承担主要责任。如果学生受损害非他人的因素造成的,也非学校的过错造成的,根据公平责任原则,学校应承担适当的责任。

2、学生在放学途中打闹、恶作剧、游戏所引起的人身伤害。放学途中既不属于监护人管辖,也不属于学校管辖,学生的人身伤害又不是恶意引起的,这样情况,由受害人或加害人、学校三方的一方承担责任都是不公平的,可以考虑适用公平责任,由受害人、加害人和学校分别承担责任。

3、学生代表学校参加体育比赛,在运动场上因合理冲撞受到人身伤害。在体育比赛尤其是足球、篮球、拳击、自由搏击等人体发生直接交触的比赛中,参赛运动员的人身伤害是非常普遍的,只要致害人的致害行为目的是为竞赛,致害人不承担任何民事赔偿责任。但学生受伤是为了学校的荣誉,因此根据公平原则,学校应对受害人的人身伤害承担赔偿责任。

五、在校学生人身伤害赔偿案件的法律建议

(一)由学校向保险公司投保责任保险。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的规定,学校或其他教育机构是一个能够独立承担民事责任的事业法人。独立承担责任意味着其应当承担的责任无法转移到其他部门,事业法人又意味着其经费的来源有限,因而,在操作时必然产生价值的冲突,即如果责任完全由学校独立承担,必然会抑制教育的发展,如果学校不承担责任,必然损害受害人的合法权益。当前,在赔偿经费的运作方式大致有三种,一是,由学校向保险公司投责任保险,学校可按学生人数缴纳保险费,保险费也可分等级投保,多投多赔。一旦发生事故,学校倘若负有赔偿责任即可向保险公司申报。二是,在一定范围内实行赔偿金统筹使用,这种办法资金利用率较高,但要有包括教育、社会、法律人员在内的专门人员与机构开展此项工作,比较繁琐。三是,将上述两种办法同时使用。笔者认为这一种方式实质上是将学校的现任转化为社会责任,这既有利于保护受害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又能避免因此给学校或其他教育机构带来的重创,应该将其纳入法律调整的范围,规定教育机构必须为在校学生投保。

(二)建立教育伤害赔偿金制度。《国家赔偿法》没有把学校列于国家赔偿机关范畴。这就是说把侵权方和受害方的法律转移到学校身上不符合法律精神。学校的现有经费来源于政府财政拨款,这其中并不含学生人身伤害赔偿费用。但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市场主体多元化从而使利益多元化,人的生命价值得到更大程度实现,个人利益也摆在了较为突出的位置。一方面人身伤害赔偿数额在法律统一下逐步增大,在校未成年学生的人身伤害不应例外,另一方面是学校承担法律责任无明确法律依据和赔偿金的贫乏。如果说国家教育经费中含有部分教育伤害赔偿金,它体现未成年人保护的国家责任和社会责任,而学校在校生的学杂费中也有适量教育伤害赔偿金,它体现着未成年人保护的个人和社会责任。这样,未成年人在校人身伤害的赔偿可以通过侵权方赔偿和教育赔偿金得到完满解决。建立教育赔偿金制度,妥善解决未成年学生的人身伤害赔偿责任,这样既实现了法律上的完整,又达到保护未成年人的目的,缓和了社会矛盾。

(三)立法确定学校的“准监护责任”。法律规定学校负有监督、管理、教育、看管未成年学生在校期间各种行为的职责,这种职责可称为“准监护责任”。准监护职责范围相对于监护要小得多,诸如保护被监护人的身体健康,照顾其生活,管理和保护其财产,代理其民事活动,对其进行管理和教育等。学校最根本的职责是教育,让学校承担对学生的监护责任,等于不恰当地扩大了学校作为教育机构的工作职能和法律责任。

(四)制订校园安全法。随着中小学校园发生的人身伤害赔偿案件有增多趋势,和人们法制意识的提高,而目前有关对在校中小学生合法权益的法律保护,仅散见于宪法、民法通则、未成年人保护法和义务教育法及教师法中。但这些法律对在校中小学生合法权益保护的规定也不具体,如对在校中小学生人身伤害案件的归责原则、处理标准、学校是否应有监护责任等都未有规定。笔者认为,可以由地方司法部门制定一部比较详尽、具体和针对性强的校园安全法,以便于司法实践中的实际操作。为了切实保护在校中小学生的人身安全,明确学校应履行的责任,促进教育事业健康有序发展还是有必要的。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