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调查研究 > 案例研析
保险代理行为之法律分析
发布日期:2013-04-25 字号:[ ]

保险人限于人力、精力之不足,在保险实践中,大量的保险业务是由其保险代理人具体办理的。长期以来,由于我国保险业侧重于拓业,而对保险代理行为之规范问题缺乏足够重视,由此引发了大量的保险合同纠纷,并诉诸于法院,这一情形在人身保险合同中更为普遍,这对我国保险业的持续健康发展不利。为避免和减少因保险代理行为不当而引起纠纷。笔者认为,现有必要对保险代理行为规范问题进行探索,以期形成共识。

一、据以研究的案例

案例一:1999年12月,某保险公司业务员向万先生推销保险,万先生决定为其妻秦女士投保康泰终身险,保险期限为终身,保险费分30年按年交付。业务员向万先生了解被保险人的有关情况后,当场收取了首期保险费,但业务员既未要求万先生填写投保单,也未要求万先生、秦女士在投保单上签名,万先生也未交付第三期保险费。交付第三期保险费的宽限期过后,秦女士因病死亡,万先生以保险业务员口头许诺会上门收取保险费,因保险业务员未上门收取保险费的原因未交第三期保险费,其责任在于保险公司,因此要求某保险公司理赔。某保险公司以投保单写明业务员的许诺与投保书不一致的,以本投保书为准;投保人未按投保单写明的交费年限30年和在每年12月下旬交保费的要约交付第三期保险费,投保人逾宽限期仍未交付保险费,保险合同终止,不予理赔。

案例二:1997年8月,某人寿保险公司营销员向某找李某推销保险。李某决定为其岳母投保一份祥和定期保险,保险金额8万元,保险期限5年。向某与李某一家较熟,他十分麻利地把保险人的姓名等栏目填写好后,李某便在投保人与被保险人处签了字。期间,向某询问了李某岳母的身体状况,李说:她曾经得过肺结核,前几年已经治好。几天后,保险公司对该单予以承保,并签发了保险单。2000年6月,李某岳母病逝,李某向保险公司申请赔付保险金。保险公司在审核时发现被保险人生前患有陈旧性肺结核而投保单上既未告知,又未经被保险人本人签字,便认为保险合同无效,因此拒绝赔付。

二、问题的提出

我国保险法第一百二十五条规定,“保险代理人是根据保险人的委托,向保险人收取代理手续费,并在保险人授权的范围内代为办理保险业务的单位或个人。”由于保险代理的法律规范过于原则、笼统,对保险代理行为又缺乏明确具体的操作规范,在保险实践中主要表现为以下几方面的问题:

 1、无代理权人代填投保书、代签名,保险业务员的口头说明、许诺与投保书的格式内容不符。

由于保险代理行为缺乏规范,有的保险业务员素质不高,在利益的驱动下,片面解释条款,诱导、误导客户投保,而保险商品又属于“非可求商品”,为了促成签单和防止投保人中途改变主意,对本应由投保人填写,并由投保人、被保险人签名的投保单,在保险实践中存在着由他人代填投保书,代投保人、被保险人签名的现象。虽然保监会曾发文明确禁止保险业务员代填投保单或代签名的行为,但这种行为在承保过程仍时有发生,在法律上应当如何对待,亟待研究。这一现象在案例一中存在。

2、保险业务员对投保人已如实告知的重大事项既未予以记载,也未要求投保人在投保书上予以说明。

正如案例二中所列明的保险业务员对投保人情况了解,同时受投保人保险知识和文化程度等限制并对保险业务员充分信任,而案例二中的保险业务员对被保险人的重大事项因工作疏忽未予记载,保险公司承保出具保单后,被保险人出险,投保人要求保险公司理赔时,发现投保人在重大事项上未履行如实告知义务,保险公司据此拒赔。由此引发纠纷。

三、问题的分析

(一)保险代理行为之法律定性

对于保险代理行为的定性,实践中主要有两种观点。一种观点认为,保险代理行为属于代理行为,不论是口头代理行为还是书面代理行为,对外均由保险人承担责任。另二种观点认为,保险代理行为以保险人提供的格式投保单为准,保险代理人的口头代理行为对其不具有约束力。笔者赞成第一种观点,其理由如下:

1、我国合同法等基本法律明确规定代理形式存在口头形式。

法律一般允许代理行为采取口头、书面或其他形式等多种形式,除非法律另有规定,否则不应禁止采用口头形式实施保险代理行为。对此,我国《合同法》第十条明文规定,当事人订立合同有书面形式、口头形式和其他形式。

2、保险法等特别法律规定的代理形式包括口头形式在内的灵活多样的形式。

由于我国《保险法》并未规定保险代理行为应当采用的特定形式。既然保险法未对保险代理行为的形式作出特别规定,就意味着法律允许保险代理行为采用包括口头代理行为在内的多种灵活多样的形式,只要保险代理行为客观存在,就不能以书面代理行为的客观存在来否认口头代理行为的客观存在。

3、保险表见代理行为效果直接归属于保险人。

我国《保险法》第一百二十八条第二款规定,保险代理人为保险人代为办理保险业务,有超越代理权限行为,投保人有理由相信其有代理权,并已订立保险合同的,保险人应当承担保险责任。至于保险代理人应当对保险人承担何种责任,并不影响保险人对外承担责任。

4、保险人提供的格式投保单与保险代理人的口头许诺相冲突时,应采用对提供格式投保单不利一方的非格式条款即保险代理人的口头许诺。

保险人提供的格式投保单属格式条款,是在订立合同时未与对方协商的条款。《合同法》规定,提供格式条款的一方应当采取合理的方式提请对方注意免除或限制其责任的条款,按照对方的要求,对该条款予以说明。在投保过程中,投保人已将被保险人的重大事项如实告知保险代理人,而保险代理人不仅未在投保书中体现有关被保险人的重大事项,反而以保险代理人口头许诺与投保书不一致的,以投保书为准来排斥投保人的主要权利,且未以适当方式提醒投保人注意。因此在投保书的格式条款与投保人已如实告知的非格式条款发生冲突时,应当按我国合同法第四十一条规定,采用非格式条款,即采用投保人已如实告知的非格式条款。

综上,保险代理人的口头代理行为对保险人是否具有约束力,应从法律规定的代理形式,投保人有无理由相信其有代理权,口头代理行为与格式投保单发生冲突时的采信规则等多方面进行分析,明确保险代理人的代理行为,不论是以何种形式表现出来,对外均由保险人承担责任。

(二)对几类保险代理行为的处理

1、投保人已如实告知重大事项,但投保单未有相应记载的情形。

如实告知义务是诚实信用原则在保险合同中的具体运用。我国《保险法》第十七条规定,投保人故意不履行如实告知义务的,保险人不承担给付保险金的责任。至于告知的方式,各国法律并无特别的限制,书面的或口头的、明示的或默示的均可,但以书面为妥。案例二的投保人对于营销员的询问已作口头陈述,且是对重大事实的陈述,被保险人的既往病史虽未能真实的反映在投保单中,但保险公司仍应理赔。其理由如下:

保险业务员与保险人是代理合同关系,保险业务员是在保险人的授权范围内代为办理保险业务的,居于被代理人地位的保险人须对营销员在授权范围内的代理行为承担民事责任。在保险代理的国际惯例中,更明确规定代理人的明知归于保险人,目的是为了保护善意第三人的利益。案例二中营销员代填投保单,明知被保险人的健康状况,却未如实地填写。该代理人的明知即对保险人具有约束力,保险人不能主张投保人未如实告知的抗辩。

2、他人代填投保书、代投保人、被保险人在投保单上签名的情形。

由他人代填投保书、代投保人、被保险人在投保单上签名的投保单不属保险合同的要约,不能作为保险合同的组成部分,其理由如下:

(1)此类有瑕疵的投保单,对投保人没有约束力,也不受法律保护。如案例一的投保单,既非投保人填写,又无投保人、被保险人签名,也不是保险代理人代劳。因此不能以案例一投保单上的交保费日期作为标准来衡量投保人是否已过宽限期仍未交第三期保费。因投保人未填写过投保单,也未在投保单上签名,因此根本不知道投保单的内容,这类投保单实际为一纸“作废”的投保单,投保人不可能受“作废”投保单的约束。

(2)他人代填的投保单、代投保人、被保险人在投保单上签名的投保单,将使投保单不具有任何法律意义。这是因为投保人、被保险人未给代填人、代签人授权。我国保险法第五十六条规定,以死亡为给付条件的保险合同,未经被保险人书面同意并认可保险金额的合同无效。此种代签名的行为,因没有被保险人的事后追认将无法使此保险合同生效,将使保险合同无效且自始无效。被保险人若出险,保险合同虽可认定为无效,但保险人无法免除其缔约过失责任,将承担由此合同无效给被保险人造成的损失,其损失即是该保险合同有效成立可获得的利益即保险赔偿金。被保险人若不出险,其可以主张合同无效,保险人必须退还所收取的保险费。

3、保险业务员的口头说明、许诺与投保书的格式内容相冲突的情形。

保险业务员的口头说明、许诺与投保书的格式内容相冲突时,应采用对提供格式条款一方不利的非格式条款即保险代理人的口头说明、许诺内容。其理由如下:

我国《合同法》第四十一条规定,格式条款与非格式条款不一致的,应采用非格式条款。保险人提供的保险单是在订立合同时未予对方协商的条款,属于格式条款。保险代理人的口头说明、许诺为非格式条款。根据合同法的有关规定,提供格式条款的一方应当采用合理的方式提请对方注意免除或限制其责任的条款,按照对方的要求,对该条款予以说明。但保险代理人不仅未让投保人填写投保书和签名,更未履行提请注意义务和说明义务,且投保单内容与保险代理人的口头说明、许诺相冲突。因此保险人提供的格式投保单与保险代理人的口头说明、许诺相冲突时,应采用保险代理人的口头说明、许诺内容。

四、余论(规范保险代理的建议)

笔者认为,在今后对保险代理行为应从以下几方面予以规范:

1、健全和完善保险人对投保单核查制度。

保险人对保险业务员送审的投保单应当严格进行审核,必要是要会见投保人、被保险人,对不符合规定的投保单不予承保,并告知投保人、被保险人,以免承保后引起理赔纠纷。

2、保险人应当依法履行对保险有关条款的充分说明义务。

我国《保险法》第十七条规定了保险人的说明义务。为使说明义务落到实处和达到预期的效果,建议保险人、保险代理人采用通俗易懂的书面形式予以说明,将保险说明书交给投保人、被保险人,以示对说明负责,同时应让投保人、被保险人签字确认,以避免理赔时出现双方对保险合同内容的纷争。

3、保险人对不符合保险的事项,可实行预检制度。

保险人对不符合保险的事项,通过对被保险人的健康状况检查,以发现被保险人是否患有重大疾病,并由保险人决定是否承保或决定保险费的比率。

4、规范保险签名制度。

投保人不论是为自己投保还是为他人投保,投保单一般都应由投保人、被保险人在保险人或保险代理人面前亲自签名或盖印,如确因特殊原因无法亲自办理的,必须附有投保人、被保险人有效的授权委托书,才允许受托人代签名,以杜绝无代理权人代签名。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