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调查研究 > 案例研析
应明迅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职务侵占案
发布日期:2014-01-05 字号:[ ]

  【裁判要旨】受贿罪、贪污罪需要特殊身份,均需被告人具有国家工作人员的身份,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职务侵占罪则属于一般主体,但是在个案当中容易模糊。

  【案件索引】

  一审:金华市婺城区人民法院〔2011〕金婺刑初字第358号。

  【案情】

  公诉机关:浙江省金华市婺城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应明迅,男,1961120日出生,原系金华市婺城区城东街道东郊村党支部书记兼该村经济合作社副社长。

  金华市婺城区人民检察院指控:

  (一)受贿罪:2007年初,金华恒昌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昌公司)法定代表人何建宾因公司周转需要资金,通过应明迅的帮助,2007612日,恒昌公司与婺城区城东街道东郊村(以下简称东郊村)经济合作社签订300万元的借款合同,合同签订后东郊村分二次将该村土地征用补偿款 300万元汇到了恒昌公司的帐户。411日,该笔借款到期时,恒昌公司仅支付了利息,本金300万元并未归还。后在应明迅的帮助下,2008412日,恒昌公司又与东郊村续签了借款合同,并约定借款金额由原来300万元增至最高借款额为800万元,且借款月利率下调至1.2分,截至20095月,东郊村共借给恒昌公司496.856万元,2008年恒昌公司归还110万元,尚欠本息合计400余万元。被告人应明迅在帮助恒昌公司借款过程中,非法收受何建宾所给予的财物,涉嫌受贿总计价值人民币39.86万元。具体如下:1. 2007年至2009年,何建宾为感谢被告人应明迅帮助其公司从东郊村借得土地征用补偿款,分多次送给应明迅软壳中华香烟票共计56条(价值人民币3.08万元),应明迅均予以收受;2. 2009年初,何建宾为了感谢应明迅的帮助,随即按照应明迅的要求,于2009123日在金华汽车城以人民币16.78万元的价格购买了一辆红色本田思域轿车送给了应明迅,应明迅收受后将该车送给其朋友席某使用。3. 20087月,被告人应明迅介绍其朋友扬娟向何建宾借款人民币20万元。200910月,何建宾为了让应明迅帮助其公司从东郊村借足人民币800万元,便将扬娟给其写的一张人民币20万元借条送给了应明迅,应明迅收受后冲抵了其欠扬娟的债务人民币20万元。

  (二)贪污罪:2007年底,东郊村组织党员和村民代表外出旅游,旅游费共计人民币17万余元,因村民反对该笔费用从村财务支出,20081月被告人应明迅便让恒昌公司提前一次性支付人民币300万元的借款利息人民币20万元。恒昌公司支付20万元利息后,应明迅指使东郊村会计吴春彰、出纳潘艳如在村帐目上将恒昌公司300万元借款的月利率从2.1分调整到1.2分,以达到这20万元不入账的目的。该20万元支付旅游费用后,应明迅将剩下的人民币24126元分给吴春彰、潘艳如各8000元,余款归自己所有。20109月,潘艳如、吴春彰因担心出事将各自分到的8000元退给了应明迅,应明迅将该款占为己有。

  金华市婺城区人民法院审理查明:

  200715日,金华市人民政府土地储备中心通过东郊村经济合作社170.994万元土地补偿款,116日,金华市统一征地办公室通过金华市商业银行汇入东郊村129.006万元土地补偿款,21日,金华市科信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通过金华市商业银行汇入东郊村65万元土地补偿款,528日,东郊村收到91.570038万元安置过渡费。

  2007年初,恒昌公司法定代表人何建宾因公司周转需要资金,经人介绍认识了时任东郊村党支部书记兼该村经济合作社副社长的被告人应明迅。后在应明迅的帮助下,20076月至20095月,恒昌公司从东郊村借到款项496.856万元,2008年,恒昌公司归还110万元,尚欠本息合计400余万元。被告人应明迅在帮助恒昌公司借款过程中,非法收受何建宾等人所给予的软壳中华香烟票56条、本田思域轿车一辆、用于冲抵他人债务20万元借条一张,总计价值人民币39.86万元。

  另查明,20081月,恒昌公司应被告人应明迅的要求,提前一次性支付人民币300万元的借款利息人民币20万元,用于支付2007年底东郊村组织党员和村民代表外出旅游的费用。20081月,支付旅游费用后多出24126元人民币,应明迅将多出的人民币24126元分给吴春彰、潘艳如各8000元,余款归自己所有。2010910月份左右,潘艳如、吴春彰因担心出事将各自分到的8000元退给了应明迅,应明迅将该款占为己有。

  东郊村200814号、20096号会议决议决定东郊村将村里的土地征用补偿款作为保值保利投资借给恒昌公司,恒昌公司通过应明迅向东郊村借款时,东郊村出借的借款496.856万元中,其中属土地补偿款365万元,安置补偿费91.570038万元。恒昌公司从东郊村借款金额从原来的300万元增至最高借款额为800万元,借款月利率从最初的2.1分下调为1.2分。何建宾及妻金伶俐与被告人应明迅和其经营的金华市友谊树脂有限公司之间有借款往来。

  【审判】

  金华市婺城区法院经审理认为,根据《国务院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土地补偿费归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所有,征用土地的安置补偿费必须专款专用,不得挪作他用。需要安置的人员由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安置的,安置补偿费支付给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由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管理和使用。故金华市人民政府土地储备中心等汇入东郊村的365万元土地补偿款和91.570038万元安置过渡费属东郊村集体经济组织所有。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的规定,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或者村民委员会、村民小组,可以依照法律规定的民主议定程序,决定在本集体经济组织内部分配已经收到的土地补偿费。所以征地部门将土地补偿费和安置补偿费付给村一级组织,村一级组织经民主议定程序讨论决定如何分配土地补偿费属于村民自治范畴,对村民自治范围内的事项,不属于协助人民政府从事行政管理工作范畴,故被告人应明迅的身份属非国家工作人员。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应明迅系村基层组织人员,协助人民政府从事行政管理的人员主体不当。据此,被告人应明迅利用职务之便,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数额巨大,其行为应构成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同样被告人应明迅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将村集体经济组织财物占为己有,其行为应构成职务侵占罪。被告人应明迅职务侵占的行为与他人系共同犯罪。被告人应明迅一人犯两罪,应实行数罪并罚。案发前被告人应明迅已与何建宾以债权债务形式抵销赃款16.78万元人民币,可酌情从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六十三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百七十一条第一款、第六十九条、第六十四条的规定,以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处被告人应明迅犯有期徒刑**个月,以职务侵占罪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个月。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个月。并违法所得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评析】

  (一)划清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与受贿罪的界限。

  两罪区分的关键在于犯罪主体的不同:本罪的主体是公司、企业、其他单位人员,即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的主体是国家工作人员以及以国家工作人员论的国有公司、企业、其他单位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和国有公司、企业、国有其他单位委派到非国有公司、企业、其他单位从事业务的人员。《刑法》第三百八十二条“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侵吞、窃取、骗取或者以其他手段非法占有公共财物的,是贪污罪。受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委托管理、经营国有财产的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侵吞、窃取、骗取或者以其他手段非法占有国有财物的,以贪污论。”

  国家工作人员,是指一切国家机关、企业、事业单位和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包括在国家各级权力机关、各级行政机关、各级司法机关、各级军事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中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及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委派到非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其他依法从事公务的人员也属于国家工作人员的范畴。

  新《刑法》实施以来,对村民委员会和村级党组织成员是否属于《刑法》第九十三条规定的“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一直不明确。由于各方面存在不同意见,由此导致对村委会和村级党组织成员利用职务之便实施的有关犯罪案件管辖分工不明,影响到案件的及时处理,成为当前农村反映较多的一个问题,亟须加以解决。

  目前,对村委会和村级党组织成员是否属于依法从事公务的人员问题,主要有三种观点:

  一是否定说。这种观点认为,村委会和村级党组织成员不属于依法从事公务的人员。主要理由是:(1)根据有关法律规定, 村委会是村民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服务的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不是政权组织。村委会和村级党组织成员的身份是农民,不享受国家财政支付的工资,所履行的职能不属于《刑法》中规定的依法从事公务的范畴,对其利用职务之便实施的犯罪不能适用国家工作人员的有关规定。(2)从《刑法》第九十三条的规定看,《刑法》意义上的“公务”是指国家公务,将农村基层组织工作人员的工作也视为“公务”与立法精神不符。

  二是肯定说。这种观点认为,村委会和村级党组织成员属于依法从事公务的人员。其主要理由是:(1)村委会虽然是农村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但它在管理本村的自治事务的同时,又要协助乡镇人民政府开展工作,执行政府指令,组织村民完成国家行政任务,行使一定的行政管理职能。(2)当前, 农村基层组织实际承担着大量的政府行政工作,这些工作政策性强,涉及面广,在人民群众心目中,基层组织工作人员代表着党和政府的形象。实际生活中,一些基层组织工作人员贪污腐化问题十分严重,在一些地方几乎占到了近年查处的贪污贿赂犯罪案件的一半,如果今后对这些人员不再按贪污贿赂犯罪查处,将严重影响广大人民群众对反腐败斗争的认识及信心。

  三是区分说。这种观点认为,对村委会和村级党组织成员应部分适用国家工作人员的有关规定。其主要理由是:(1 )我国宪法在国家机构一章中的“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一节中对村委会作了规定,这表明村委会虽然不是一级政权组织,但却是政权组织在基层的延伸,与基层政权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2)根据《宪法》和《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及党章的有关规定,村委会办理本村的公共事务和公益事业,调解民间纠纷,协助维护社会治安,向人民政府反映村民的意见、要求和建议,同时,还要协助乡镇人民政府开展工作。农村党支部的主要工作是领导本地区的工作,支持和保证行政组织、经济组织和群众自治组织充分行使职权。由此可见,村委会和村级党组织所从事的工作是由集体公务和国家公务两部分组成的。(3)当前, 村委会和村级党组织成员所实际承担的任务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单纯的本村自治事务,如修桥筑路,修建码头,兴修水电,村提留,集资办厂、办学,建设村庄,兴建医疗等社会福利设施,资供应等,对此不能视为依法从事公务。这些人员在履行这方面职责的过程中,利用职权侵占集体财物、挪用集体资金的,应以职务侵占罪、挪用资金罪论处;二是具有政府行政性质的工作,主要包括:救灾、抢险、防汛、优抚、扶贫、移民、救济款物的管理和发放,希望工程等通过政府或者专门机构发放的社会捐助公益事业款物的管理和分发,代征、代缴税收、收缴乡统筹,国家或者国有企事业单位征用土地补偿费的管理和分发,执行国家计划生育方针和措施,执行国家有关土地和宅基地管理的规定,有关人民代表选举、户籍、征兵的组织、管理工作等,这些工作均具有“公务”性质。这些人员在从事上述公务中,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侵吞、挪用公共财物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构成犯罪的,应当依法分别以贪污罪、挪用公款罪或者受贿罪追究刑事责任。

  村委会和村级党组织成员的职务犯罪行为的法律适用问题,直接关系到农村基层政权和社会的稳定,关系到农村反腐败斗争的成效,对此既要严格依法办事,又要合理反映客观实际。我们认为,在上述主张中,区分说是比较切实可行的,它既充分考虑了村委会和村级党组织的特殊性质和职能,又体现了《刑法》有关国家工作人员规定的精神。实践中,在理解和把握这一问题时,有几点是需要明确的:应该肯定,农村基层组织人员不是国家工作人员;对农村基层组织的工作性质应一分为二地看,其中有的工作不属于依法从事公务,有的工作属于依法从事公务,区分的关键是看其是属于自治事务还是受委托从事政府行政性质的事务;承认农村基层组织成员所从事的工作部分属于依法从事公务,并非等于说农村基层组织人员属于国家工作人员,只是说这些人员在依法从事公务过程中实施职务犯罪行为时,对其以国家工作人员论,适用《刑法》有关国家工作人员的规定;现实生活中,自治事务与“公务”并不是截然分开的,二者往往交织在一起,在确定具体行为的性质时,应综合分析、准确认定。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