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工作动态
良军法官工作室深受社区居民欢迎
发布日期:2014-04-29 字号:[ ]
良军法官工作室深受社区居民欢迎
发布时间: 2014-04-23 00:02:32 星期三
作者: 刘小娟 责任编辑: 朱嵬嵬 来源: 金华日报 打印

    记者 刘小娟

    “谢谢李法官!谢谢‘老娘舅’!”“我以前不知道南苑社区有个良军法官工作室,要不然早就来了,事情可能就不会拖到今天才解决了。”4月18日中午时分,在金华市区江南街道南苑社区一间办公室里,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太太和一位五十来岁的中年妇女一再向婺城区法院法官李良军和南苑社区“老娘舅”(社区民事调解热心人)盛海云道谢。

    头发花白的老太太名叫阿英(化名),今年74岁。中年妇女叫燕云(化名)。10多年前,燕云的父亲因年事已高、身体不太好,加上子女都不在身边,就雇了一个50多岁的保姆来服侍自己,这个保姆就是阿英。阿英虽然出身农村,也没什么文化,但她把自己收拾得清清爽爽,把燕云的父亲也服侍得妥妥帖帖,燕云的父亲甚是满意。也许日久生情,也许两个早没有了“另一半”的老人都需要有个老伴,2004年,燕云的父亲瞒着燕云兄妹5人,和比自己小14岁的阿英登记结了婚。登记结婚数月后,阿英被查出患了肺癌(早期)。由于自己退休工资不高,积蓄也不多,为了给爱人治病救命,燕云的父亲决定把自己居住的南苑社区一套二居室卖掉(唯一住房),不过他决定先问问几个子女有没有人肯出这笔钱。老大、老二、老三、老四都表示不想要这套房子或买不起这套房子,最终最小的女儿燕云答应由她买下来,帮助父亲解决难题。

    这套房子后来过户到燕云的儿子名下。虽然房子由外公卖给了外孙,但当时燕云的父亲言明,房屋产权虽然属于外孙,但这套房子必须让他和妻子一直住到过世为止。燕云和儿子都答应了。就这样,燕云的父亲和阿英一直住在这套产权并不属于他们的房子里。

    2011年,燕云的父亲因病去世。此后,阿英便一个人住在南苑社区这套老房子里。两年前,燕云因为自己的孙子快上小学了,考虑到学区房政策必须“人户一致”,她打算让儿子、孙子搬到这套房子里居住(燕云的孙子户口已落实在南苑社区的这套房子处),便向阿姨(即阿英)说明情况,并向她索要房间钥匙打算配一把,以方便出入。

    阿英虽然嘴上没说“不给”,却找借口称一时找不着钥匙。后来,燕云又几次上门要求配这套房子的钥匙,阿英都找托词没给。阿英有些担心:如果燕云等人配了这房子的钥匙,会不会哪一天趁她不在家时,把她的行李全部从家里扔出去,把她赶出家门,那样她就要流落街头了,毕竟当初她与燕云的父亲登记结婚时并没有征得燕云兄妹等人同意。虽然有这样的担心,但老太太一直没敢把想法说出来,只是找借口不肯拿出钥匙。而且这期间,阿英还曾向燕云要丈夫去世后自己应得的那份“遗金”(燕云的父亲去世时尚有5万多元积蓄,这笔积蓄作为遗产由5个子女和阿英共同继承),燕云曾答应给她,但因为阿英迟迟不肯交出钥匙,便“扣”着那9000多元钱一直没给。

    为了这房子钥匙和“遗金”的事,燕云和后妈阿英一直闹着不愉快。眼看孙子很快就要到上学年龄了,燕云为此十分焦虑。近几天,她听邻里说南苑社区有个良军法官工作室,可以帮助调解家庭矛盾和邻里纠纷等,就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叫上后妈阿英来到了良军法官工作室。

    南苑社区的良军法官工作室,是我市首个以法官个人命名的法官工作室,也是我省首个进驻社区的法官工作室。据悉,这是婺城区法院为推进阳光司法和司法为民、法官下基层的一项创新之举。“把法官工作室设到社区,等于把法院搬到老百姓家门口,把‘最后一道防线’前移到第一线。老百姓遇到法律上不懂的事可以随时咨询法官,遇到什么烦心事也可找法官聊聊,不仅可以减少老百姓来回奔波,还可以将矛盾纠纷及时化解在基层。”婺城区法院副院长林慧君如是说。

    当天上午,法官李良军和南苑社区“老娘舅”盛海云认真听取了燕云、阿英和燕云儿媳的诉求以及整个事件的前因后果。经过整整一个上午的调解,最终阿英与燕云及其儿媳等人达成一致调解协议,并且每人在协议书上签了字,摁了手印,燕云的儿媳当天上午就配了这套住房的钥匙,燕云也当着法官和“老娘舅”的面将9000多元“遗金”交给了阿英。

    据了解,自今年1月10日南苑社区良军法官工作室开张以来,深受南苑社区及周边社区居民欢迎,该工作室每周五上午接待居民来访、开展纠纷调解、法律咨询等。至今,良军法官工作室已成功调解民事借贷纠纷、邻里纠纷和家庭纠纷共9起,接受咨询四五十人次。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