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调查研究 > 案例研析
本案是否为债权人正当行使撤销权
发布日期:2015-04-24 字号:[ ]

  陈小玲  施媛

    【案情】

  2012年1月20日,债务人朱跃军向原告周世忠借款40万元,约定还款日期为2012年4月20日,被告方玉强出面担保承担连带责任。后朱跃军逾期不能归还,原告向债务人及担保人方玉强多次主张还款无果遂于2012年8月24日向本院起诉,〔2012〕金婺北商初字第526号民事判决书判决方玉强对借款40万元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判决生效后,朱跃军、方玉强均未履行还款义务,原告申请强制执行后发现方玉强已于2012年6月25日将其坐落于金华市环城南路以南、兰溪街以西18幢2-102室的房屋所有权转到其子方烨名下,此行为势必造成案件无法执行,损害原告利益,更何况另一笔同样借款人为朱跃军、担保人为方玉强的200万元债权即将于年底到期,朱跃军早已身陷多起重大诉讼,已然预期违约,身为担保人的方玉强此时将房屋转给儿子,逃避责任的动机非常明显。原告为顺利实现债权,更为防止房屋产权再次转移,原告于2012年12月17日向本院起诉,请求法院:一、确认被告方玉强与方烨签订的坐落于金华市环城南路以南、兰溪街以西18幢2-102室房屋的买卖合同(或赠与合同)无效;二、判令金华市环城南路以南、兰溪街以西18幢2-102室房屋登记回原房主方玉强名下;三、判令诉讼费用由两被告承担。

  【裁判】

  金华市婺城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方玉强作为担保人的借款为40万元与200万元,两笔借款共计金额240万元,截止房屋过户之日已到期的债务为40万元,周世忠对逾期债务40万元提起诉讼的时间为2012年8月24日,法院就该笔债务作出判决的时间为2012年9月18日等一系列事实,证据充分,本院依法予以确认。一、从已确认的事实看,涉案房屋过户时间早于40万元到期债务的诉讼时间,也就是说过户行为非诉讼期间进行。周世忠庭审中所作的40万元借款在到期后应方玉强延缓3个月的要求才在延缓时间届满后起诉的陈述,方玉强不予认可,周世忠也无证据加以证明。二、涉案房屋虽于2012年6月25日过户,但从庭审查明的情况看,方烨早在房屋装修之时就参与其中,并投入了精力与财力,并自2008年始入住,直至结婚、生子至今,涉案房屋最终过户至其名下亦在情理之中,意外因素导致过户的理由较为牵强。三、从过户双方的关系看,方玉强、方烨系父子关系,对于涉案房屋过户,方玉强、方烨的一致陈述是为了践行父子之间房屋赠与的承诺,而非实质意义上的买卖关系,房款无需支付分文,之所以在房管部门予以买卖形式的备案,目的是为了减少过户所需的税费支出,对此,周世忠无相反证据提供,也未加以反驳,换言之,周世忠对于方玉强、方烨之间存在房屋赠与关系的事实是认可的。周世忠虽提出方烨夫妻名下有多处房产无购房需求的主张,但是否拥有房产与房屋过户之间不存在必然因果关系。四、从债权债务关系看,周世忠将大笔资金先后出借,不论是借款人朱跃军,还是担保人方玉强,均无财产作抵押,方玉强、周世忠又是上下级关系,由此可以看出,周世忠将大笔资金出借给朱跃军是出于信任,方玉强也是作信用担保,债权能否实现的风险,其实在借款行为发生之时即已存在。五、除却涉案房屋,方玉强尚有两处房产,总计建筑面积327.33平方米,且其承担的是担保人的代偿责任,债务人为朱跃军。综上,本院认为,涉案房屋过户系基于两被告父子之间的赠与行为所产生的必然结果,不管是时间上,还是客观事实上,原告诉请的涉案房屋过户行为系两被告主观上出于逃避偿还债务责任的恶意的主张,缺乏证据证实,本院依法不予认定。原告之诉请,本院依法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七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原告周世忠的诉讼请求。

  原告周世忠对一审判决不服提起上诉,二审法院驳回诉请,维持原判,现案件已生效。

  【评析】

  债权人撤销权指的是因债务人放弃其到期债权或者无偿转让财产,对债权人造成损害的,债权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撤销债务人的行为。债务人以明显不合理低价转让财产,对债权人造成损害,并且受让人知道该情形的,债权人也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撤销债务人的行为。

  本案讼争的焦点是2012年6月25日方玉强将当代江南18幢2-102室过户给方烨的行为是否出于逃避债务的恶意。其过户行为是否符合撤销权行使的要件,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分析。

  首先从涉案房屋的历史沿革看,涉案房屋原房屋所有权人虽为方玉强,但2007-2008年间,该房屋由方烨进行装修,沙发、热水器、油烟机、煤气灶、消毒柜、水槽等均由方烨购置。方烨为该套房产的装修花费了大量的精力与财力,方烨自2008年始即入住涉案房屋,方烨于2011年结婚,2012年6月25日涉案房屋以买卖方式在房管部门备案过户至方烨名下,但房款无需支付,以买卖方式进行只是为了少交税金。同年7月6日,方烨户口迁入,8月29日方烨儿子方颢然出生,11月23日进行出生户口申报。从以上的事实看来,涉案房屋虽然等级在方玉强名下,但是房屋一直由方烨在使用,过户登记只是迟早的问题,过户并不是因周世忠与方玉强之间发生纠纷而突然进行的。且方玉强、方烨系父子关系,儿子结婚加上孙子出生父亲赠与儿子一套住房符合我国历来的传统。

  其次从方玉强财产状况看,方玉强与倪爱平系夫妻,方玉强与倪爱平除购置涉案房屋外,还购置了金华市文苑街7号2幢2单元301室(建筑面积102.66平方米),以及金华市白龙桥镇金龙路的四层楼房一幢,两处房产分别登记在方玉强与倪爱平名下(四层楼房中的一至三层建筑面积224.67平方米,取得所有权登记)。该两处房产的价值足以抵偿原告周世忠的40万元债务。

  最后从原告周世忠与方玉强之间的借款担保关系看,双方同在医疗系统工作,原为上下级领导关系。2012年1月20日,从事经营的朱跃军由方玉强作担保向周世忠借款40万元,约定还款日期为2012年4月20日;同年2月17日,朱跃军再次由方玉强作担保向周世忠借款200万元,约定还款日期为2013年2月17日。两笔借款均无财产抵押。上文中也已提到周世忠将大笔资金出借给朱跃军是出于信任,方玉强也是作信用担保,债权能否实现的风险,其实在借款行为发生之时即已存在,并不因方玉强过户涉案房屋的行为加大了原告无法收回借款的奉献。

  综上,本案过户房屋的行为虽符合法条规定的债务人无偿转让财产的要件,但是要行使撤销权还要求其转让财产的行为对债权人造成了损害,本案中被告方玉强还有其他两处房产,足以抵偿原告周世忠的40万元借款,并没有损害原告的利益;而且本案的过户行为发生在40万元借款诉讼之前,且涉案房屋一直由方烨居住使用,并不是为了逃避债务而刻意为之的行为。法律设立债权人撤销权是为了保护债权人的利益,防止债务人为逃避债务而恶意、低价处置资产,但是债权人并不能滥用此权利,本案中原告实现债权并不只有拍卖涉案房屋这一种方式,如果撤销权随意行使,那么会扰乱正常的买卖、赠与等秩序,违背了设立这一权利的初衷。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